关于湖北作协致广东高院院长的的一些个人法律观点

关于湖北作协致广东高院院长的的一些个人法律观点

2017-10-28 15:33

  前两天,湖北省作协汪芳女士(笔名方方)在网上发表了一封题为《我的权在哪里?——致广东高级龚稼立院长的》的文章,文中写到,前几天,汪接到来自广州法院执行庭一位女士的电话,她在电话里说,如果汪不删除微博,不公开道歉,就将其列入“失信人名单”。汪向律师了解所谓“列入失信人名单”的含义,律师解释说,就是今后不能坐飞机,不能坐高铁,连动车的一等座也不能坐,不能高消费。汪表示,“这种严厉的惩罚令我愕然……”【读者可以自行点击本文末尾的“

  仔细阅读了汪这篇雄文之后,老林我忍不住表示,我也“愕然”了。我不知道汪的这封信是否有经过其聘请的律师审定,如果有,那么我表示汪可以考虑换个律师了,因为他显然没有负责任地起到一个律师应当有的向当事人进行基础性普法的作用;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我想汪写此类文章之前应当好好地跟自己的律师请教,多学习一点法律常识总归是没错的,至少可以少出一点洋相。

  本案所涉及的生效裁判文书是广州市中级于2016年4月11日作出的(2016)粤01民终983号民事,根据该,本案系诗人柳向前(笔名柳忠秧)诉汪芳名誉权纠纷案件,法院的生效判决主文为:“一、汪芳应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侵权,删除其于2014年5月25日10点46分、2014年5月25日23点33分在其名为“方方”的新浪微博上所发表的两条博文及其针对该两条博文所发表的侵害柳向前名誉权的评论及转发文字。二、汪芳应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在其名为“方方”的新浪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以此为柳向前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该道歉声明内容须由法院审查)。否则,法院将在一家报刊上公布,刊登费用由汪芳负担。三、汪芳应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向柳向前支付损害抚慰金2000元。案件受理费500元由汪芳负担。”

  在这里,老林要先给汪普个法,广州市越秀区法院执行人员给其拨打的电话中说到的“列入失信人名单”是咋回事。根据《最高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第一条第(六)项之,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可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依法对其进行信用;又根据《最高关于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第一条之,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应当对其采取消费措施。这些消费的行为就包括了汪所提到的不能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以及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等。

  根据汪自己的描述,在接到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之后,本着“尊重”法律的态度,在与律师商量后,决定在申请再审的同时,也“尽可能”履行判决内容。“王嵘律师代我支付了判决中所有费用,同时向陈述了暂不删除微博的理由:因我已提出再审,而再审中原始至少应暂予保留。至于公开道歉这一条,判决本身就提供了处理径,即在我不主动道歉的情况下,由法院将在上公布。我选择了此项并由我来支付费用的方式。”在汪看来,尽管法院判决不,我不服,但是该给的钱我也给了,其他的没履行也有我的理由,你法院还要将我列入“”,真是太委屈了!真是令人“充满不平”!为此不得不给省高院院长写这封。

  一、对于此类名誉权的案件,法院判决被告应公开道歉,其目的在于为被侵权人恢复名誉、消除影响;在被告拒不道歉的情况下,法院可以采取在报刊上公布的方式来给被侵权人消除影响;但与此同时,并不妨碍法院对于被告拒不履行生效裁判文书所确定的道歉义务的违法错误行为采取措施,并不会存在被告说我就不道歉、钱我给你、你爱刊登就刊登去而法院就对其无可奈何的情形。

  二、生效法律文书既然判决被告删除两条微博,那么被告就必须删除,动动鼠标就能完成的事情,被告偏偏就是不干,这常明显的“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据此对被执行人进行,是毫无问题的;汪主张的理由是完全站不住脚的。首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明确,被执行人申请再审的,不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只有法院经过审查,决定要再审了,才有可能裁定中止原判决的执行;其次,汪的两条微博作为关键侵权,在诉讼中早已通过庭审的举证、质证予以固定,并不存在需要“对原始暂予保留”的情形,而汪如果认为确有必要保留,那么也完全可以自行进行公证保全后再予以删除。

  打个或许不一定恰当的比方:被告在原告的鱼塘边挖了一个洞,原告的鱼正在不断地通过这个洞流失,法院生效判决要求被告把这个洞堵上,被告说,不行!我正在申请再审!这个洞是原始,不能堵上!这样的“振振有辞”,实在令人无语。

  另外,对于广州越秀法院的执行人员,老林也想提出淡淡的。按照汪的描述,贵院打电话给汪,声称汪若再不公开道歉、删除微博,就要将其列入失信名单,那么潜台词是不是,只要汪接了电话以后履行了,就可以“一笑而过”了?窃以为,在中央深改组提出让失信者寸步难行、在最高提出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大势之下,在“夏季执行大会战”正如火如荼开展之时,对于汪这样明显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的行为,完全可以直接进行十五日以下的、十万元以下的罚款,而非如此温情脉脉。

  执行不是请客吃饭,对于拒执行为,对于典型的法律权威的,应当强硬和严厉,以免惯出了被执行人的毛病来。比如,某些被执行人声称“宁可坐牢也不道歉”,这种毛病,相信一张决定书和一副手铐就可以治好。

  至于本案的判决本身是否真如汪说的那么“不公平”,老林我就不多费口舌了,文末附上本案生效,列位看官心中自有一杆称。

  上诉人汪芳因名誉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越秀区(2014)穗越法民一初字第39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柳向前的笔名为柳忠秧,其作品《天下骑黄鹤》、《楚歌——柳忠秧古体诗选》被列入2014年5月16日公布的第六届鲁迅文学参评目录。2014年5月25日10点46分,汪芳在其名为“方方”的新浪微博上发表博文,内容为“听同事说,我省一诗人在鲁迅文学由省作协向中国作协参评推荐时,以全票通过。我很生气。此人诗写得差,推荐前就到处活动。这样的人理应抵制。作协方面态度明朗。但他却把所有评委搞定。评委多是高校教授。教授们重人情而轻文学。无奈。我相信此人现正在评委中四处活动。我们拭目以待。”2014年5月25日23点33分,汪芳在其名为“方方”的新浪微博上发表博文,内容为“‘……(此处被屏蔽),兄弟并肩。’当我看到诗人的重要诗作里有这样的诗句,我真的觉得省作协不能推荐这类作品去中国作协参评鲁”。另查,上述“……(此处被屏蔽),兄弟并肩”为柳向前作品《岭南歌》中的诗句。

  本案庭审中,柳向前为证明其主张提交如下:一、(2014)粤广广州第089401号《公证书》,内容为对网络报道《作家方方曝某人入围鲁有“猫腻”》、汪芳新浪微博页面、《方方举报诗人柳忠秧贿选鲁迅文学回应:不懂我的诗》、《方方称柳忠秧作品入围鲁迅文学丢湖北作协的脸》、《她是一个正直的作家不苟同不媚俗》、用百度搜索关键字“柳忠秧方方”、“柳忠秧方方东方今报”等的保全公证。柳向前主张用于证明汪芳在其新浪微博上发表言论及在接受采访过程中柳向前“跑”,造成柳向前的社会评价被严重贬低。二、网络上关于“方方-柳忠秧事件”的其他有关报道,柳向前主张用于证明汪芳柳向前的事件在网络不断发酵,使得柳向前的社会评价被严重贬低,遭受很大痛苦,汪芳的侵权行为严重损害柳向前的名誉权。三、湖北作家网上“方方”的简介、“方方”百度百科资料,柳向前主张用于证明“方方”是汪芳的笔名。四、汪芳新浪微博页面打印件,显示汪芳于2014年5月25日10点46分、2014年5月25日23点33分发表的两条博文均未删除。

  汪芳质证认为,对柳向前的真实性均无,对一,下载内容无,但对柳向前主张证明内容不确认。对二,对报道的存在无,对证明内容有,其反映的都不是方方的行为,别人对柳向前评价不好不能追究方方的责任。对三的证明内容无。对四,汪芳确实至今未删除微博,汪芳认为该微博没有侵权。

  汪芳为证明其主张提交如下:一、湖北省作家协会创联部出具的《证明》,内容为第六届鲁迅文学参评作品专家小组评审会由湖北省作家协会创联部组织召开,时间为2014年4月10日上午。柳忠秧诗集《天下骑黄鹤》是参评作品之一。二、柳向前作品《天下骑黄鹤》打印件,汪芳主张用于证明柳向前作品水平。三、湖北省作家协会创联部出具的《证明》,内容为柳忠秧诗集《天下骑黄鹤》是第六届鲁迅文学参评作品专家小组评审会参评作品之一,评委为包括樊某、李某甲、李某乙、刘某、李某丙,会议召集人为湖北作协党组、副梁某。评审工作具体负责人为省作协创联部主任吴某。四、(2015)沪东证经字第1080号公证书,内容均为经公证保全关于柳向前举行诗歌作品研讨会的网络新闻报道,报道包括“诗人柳忠秧诗歌研讨会在武汉隆重举行”、“大音唱粤海史诗歌岭南——柳忠秧《岭南歌》诗集发布会暨诗歌研讨会举行”、“柳忠秧诗歌作品研讨会在岳阳隆重举行”、“柳忠秧壮写《圣美大江》:南水北调库区70万移民”、“《圣美大江》·柳忠秧诗歌作品研讨会在京举行”、“‘楚狂’柳忠秧再出新诗《哭长江》关注长江生态”,汪芳主张用于证明柳向前于2012年3月在武汉举行诗歌研讨会,邀请了樊某、刘某、李某丙、李某甲、梁某作为嘉宾,柳向前于2012年12月在广州举行了诗歌研讨会,邀请了梁某、李某甲作为嘉宾,柳向前于2013年11月27日在岳阳举行了诗歌研讨会,樊某、李某甲、梁某做了书面发言,柳向前于2014年1月7日在武汉举行了诗歌研讨会,邀请了樊某、李某甲、刘某、梁某作为嘉宾,柳向前于2014年1月12日至15日在举行了诗歌研讨会,汪芳主张柳向前在鲁迅文学评审前半年左右的时间里连续开了三次研讨会,为得四处活动。五、汪芳与吴某之间的短信打印件,其中内容为“他今晚请我吃饭我了,离他比较远”,汪芳主张用于证明柳向前试图请作协创联部主任吴某吃饭,遭吴某。五、《关于柳忠秧在鲁初评前活动的证明》,该证明下方空白处盖有湖北省作家协会印章并备注“情况属实蒋某2015.3.2”,内容为柳向前曾请党组吃饭,蒋某没有去。汪芳主张用于证明其叙述的柳向前曾请湖北作协党组吃饭、拉拢关系的事实得到蒋某的确认。六、证明人为陈某丙的《证明》,内容为陈某丙认为柳向前活动能力强,在评选前请客吃饭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汪芳主张用于证明陈某丙亦认为柳向前的诗写得不好,但其活动能力强,在评选前请客吃饭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印证吴某所说柳向前曾试图请吴某吃饭。七、《柳忠秧谈方方》,汪芳主张用于证明柳向前称不认识汪芳,并称中国女性缺乏智慧,中国文坛有一种“傻大姐现象”,就是“自以为很了不起,实际上于智慧者而言,是一文不值的”。八、《柳忠秧﹤天下江山黄鹤楼﹥读后感》,汪芳主张用于证明网络上有人对柳向前的诗歌提出,分析柳向前诗作的众多毛病。九、网友对柳向前诗歌评价的打印件,汪芳主张用于证明众多网友对柳向前诗歌作品提出尖锐,直指其文学水平差。十、《中国日报》2014年5月29日的网络版新闻页面打印件,该新闻页面刊道《作协方方:有人评选到处活动诗人柳忠秧:互请是“诗酒风流”》,其中内容为柳忠秧表示作协是个小圈子,经常互请是诗酒风流,评选期间没有请过,同时柳忠秧表示其没有渠道获知评委名单,也缺乏经济实力搞定评委。汪芳主张用于证明柳向前在接受采访时公开承认确曾宴请过评委,但称评选期间未请,并将类似行为称作“诗酒风流”。十一、报道《饭局诗人柳忠秧》,汪芳主张用于证明柳向前向记者叙述多次举办自己诗歌作品研讨会,邀请樊星等出席,“少不了搞点纪念品”、组织饭局和付车马费。

  柳向前对汪芳的质证认为,对汪芳一的真实性、关联性、性不予确认,因为汪芳是湖北作协,作协帮其出任何证明都是没有问题的,汪芳要证明评审会召开的时间应当提供评审会签到表等,柳向前不清楚评审会的具体时间;对二真实性性确认,关联性不予确认,对于文学作品质量好坏的看法属于,本案中所指汪芳侵权并非汪芳对柳向前作品的评价;对三的真实性、性、关联性不予确认,评审专家的组员到底有哪些柳向前也不清楚;对四的真实性确认,性确认,关联性不予确认,该份不能证明柳向前在评审前半年左右的时间里拉拢关系,文化人之间举行研讨会进行交流研讨,属于文人之间的正常活动,并非如汪芳所说为了拉拢关系、跑,汪芳的主张是猜测;对五、六、七的真实性、性、关联性不予确认,该三份都是间接和传来,证人和当事人均是湖北作协的党组,而汪芳是湖北作协,证人证言会受到当前体制和汪芳身份的影响,且证人今天未按法庭到庭接受质询,因此该三份不能够证明汪芳所主张的事实;对八形式真实性确认,内容真实性不予确认,性、关联性不予确认,汪芳该的证明内容与本案无关,柳向前在名誉权受到侵害的情况下发表一两句这样的话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对九、十的真实性确认,性、关联不予确认,汪芳旨在说明对柳向前诗歌水平作了差评,与本案没有关联,柳向前主张汪芳名誉权并非以汪芳对柳向前诗歌水平进行来主张,而是因为汪芳柳向前跑拉关系;对十一、十二,对该两份形式上的真实性确认,内容上的真实性不确认,性和关联性不予确认,举行诗歌研讨会是文人之间进行文化交流,即使柳向前有付车马费,送纪念品,也与汪芳所说的跑、拉关系没有关系,如果汪芳认为举办研讨会是跑、拉关系应当进一步提出证明。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法人享有名誉权,的人格受法律,用、等方式损害、法人的名誉。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汪芳于2014年5月25日10点46分及2014年5月25日23点33分所发的两条博文是否了柳向前的名誉权。此应结合本案事实来审查涉案博文所反映的主要内容是否真实、是否降低了柳向前的社会评价,进而作出认定。

  首先,汪芳于2014年5月25日10点46分所发表的第一条博文虽未直接指出所述诗人为谁,但其于同日23点33分再次发表的博文引用了柳向前作品中的诗句,并指出此类作品不能推荐到中国作协参评鲁,两条博文内容相结合实际已共同指向柳向前,具有特定指向性,一般通过网络信息渠道即可直接获知汪芳博文所指诗人为谁。故汪芳以其没有指出柳向前姓名为抗辩其不构成侵权欠缺依据,对此该院不予采纳。其二,关于汪芳博文述及主要内容的真实性问题。涉案博文的主要内容为柳向前在鲁迅文学由省作协向中国作协参评推荐时“把所有评委搞定”。《最高关于民事诉讼的若干》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加以证明。没有或者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汪芳主张其博文陈述为事实,其对发表的博文与事实相符负有相应的举证责任。审查汪芳的,汪芳虽提交了吴某、蒋某、陈某丙的书面证明,但上述证明的出具人均未出庭,且从内容看不能直接证明汪芳博文所述之“把所有评委搞定”。关于汪芳所提交的柳向前举办研讨会的新闻报道,柳向前否认知悉评委名单,本案中汪芳亦无佐证柳向前举办研讨会时已知悉评委名单并以参评为目的举办研讨会。至于对柳向前的报道,柳向前在报道中并未确认其参评时“搞定”参评评委,故此亦不足为据。汪芳提交的他人对柳向前作品评价的,属于个人对柳向前作品的看法,此并非本案审理之焦点。综上,汪芳提交的并不足以证明其博文所述之柳向前在参评推荐时“把所有评委搞定”。其三,汪芳在其具有较强影响力的微博上发表柳向前“把所有评委搞定”的言论,此客观上降低了柳向前的社会评价。

  综上所述,汪芳提交的并不足以证明其博文所述之柳向前“把所有评委搞定”,而该博文客观上降低了柳向前的社会评价,对此汪芳应承担不利法律后果。故此,该院认定汪芳所发的两条博文了柳向前的名誉权,柳向前要求汪芳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和恢复名誉,合理,该院予以支持。柳向前因名誉被侵害而受到损害,要求支付损害抚慰金,理应支持,但所诉赔偿数额10000元过高,故该院酌情予以判处,以2000元为宜。

  为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十五条及参照《最高关于确定民事侵权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最高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第十条的,于2015年11月4日作出判决:一、汪芳应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侵权,删除其于2014年5月25日10点46分、2014年5月25日23点33分在其名为“方方”的新浪微博上所发表的两条博文及其针对该两条博文所发表的侵害柳向前名誉权的评论及转发文字。二、汪芳应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在其名为“方方”的新浪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以此为柳向前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该道歉声明内容须由该院审查)。否则,该院将在一家报刊上公布,刊登费用由汪芳负担。三、汪芳应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向柳向前支付损害抚慰金2000元。案件受理费500元由汪芳负担。

  判后,汪芳不服,上诉称: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认定名誉权是对合理的错误否定,了。1、案涉两条微博的主要内容不是原审认定的“柳忠秧在作品参评鲁迅文学时‘把所有评委搞定’”。第一条微博的意思是某诗人的诗很差,参评前到处活动,与专家评委套近乎,这种行为既不正常也不正当。受到不点名的,除了“某诗人”,还有那些把赞成票投给很差的诗作的初审评委们。汪芳的重点显然集中在“某诗人到处活动”,对此事实在原审中已经充分举证。2、“把所有评委搞定”是一种通俗的表达。“搞”是指行为,“搞关系”;“定”是指结果,是说达到目的。柳忠秧的确自己掏钱在作品参加评前多次举办个人诗歌作品专场研讨会,前后与会的专家学者包括了几乎全部鲁迅的评委。正是由于柳忠秧的诗写得很差的文学评判,作为湖北省作协的汪芳才会关注其在赛前的诸多不寻常做法,普通的打油诗作被评委全票通过,成为湖北省推荐参评国家级鲁迅文学的优秀作品,足以证明评委们被搞定。而中国作协关于鲁迅文学评选明确杜绝违纪行为及不正之风。3、案涉第一条微博的事实依据是充足的。⑴鲁迅评审专家小组名单经湖北省作协联络部盖章。⑵柳忠秧分别于2012年3月、12月,2013年11月,2014年1月7日、1月12日举办研讨会邀请了上述专家。⑶柳忠秧在申报评前请湖北省作家协会的领导和负责组织初审评活动的干部吃饭有证人证言可以。事实上柳忠秧在接受采访时亦不讳言与文学界、评论家和教授之间的交往,并承认每次研讨会都要花掉两三万块钱,给出席研讨会的专家、嘉宾送纪念品(钥匙扣或茶叶)和车马费。4、根据《百度百科》“柳忠秧”词条搜索结果可以认定柳忠秧属于人物,应当承受高于普通人标准的约束和,法院应当汪芳进行监督的。5、案涉两条微博发表后出现的记者挖料、网民人肉搜索不是案涉微博直接造成的结果。柳忠秧在双方论战中所使用的语言远比汪芳过激和欠缺,具有人身的性质。为此,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柳向前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受理费均由柳向前负担。

  被上诉人柳向前答辩称,1、原审认定事实正确,判决正确。研讨会举办在先,评委确定在后,不知道评委的情况下不可能把评委搞定。举办研讨会是文人之间进行文学、诗歌交流的正常活动,与评选、“跑”、“拉关系”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2、恶意发表不实言论,并非正当的“文艺”,不属于法律所的。3、汪芳发表案涉不实言论与柳向前社会评价降低之间存在关系。4、其同意原审判决。

  本院另查:二审中,汪芳和柳向前确认原审查明事实有笔误,对于汪芳提交的序号“五至十一”应对应为“六至十二”。另,汪芳要求提交如下材料作为二审新:1、第六届鲁迅文学推荐参评作品选票复印件,2、第六届鲁迅文学参评作品推荐结果复印件,3、《百度百科》柳忠秧词条的搜索结果打印件。汪芳称前两份的原件在湖北省作协档案室保管。1、2拟证明评委对柳向前的作品全部投了赞成票,是汪芳发表微博博文的事实基础,3拟证明被的对象柳忠秧也是人物。柳向前质证称,不同意作为新进行质证,并表示其无法确认前两份的真实性和性,即便这两份材料真实,也不能证明柳向前在评前就已经知道参评的评委,更不能证明其与评委拉关系。从这两份材料的内容可以看出,参评的评委是在八部诗歌集中推荐五部,并非只推荐柳向前的作品,更不能证明汪芳所说的存在拉关系等不正当行为。对于第3份材料的真实性性确认,关联性不予确认,不能证明汪芳在本案中的主张,与本案无关。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原审判决,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案涉博文虽然未指名道姓明确评论对象,但从该博文内容足以通过息渠道知悉汪芳评论的对象是柳忠秧(即柳向前)。而且博文中“推荐前就到处活动”与“把所有评委搞定”虽然不是同一语句内容,但在文中相关联,客观上存在降低柳向前社会评价的不良影响,而汪芳提交的不足以认定其上述评论符合客观真实,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本案事实的认定和处理意见,对汪芳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判决如下:

  又到一年重阳节,今天也是中国的第五个老年节。上调养老金、增加养老机构床位、着手解决异地养老难题…...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传统习俗花样多:登高望远佩茱萸 吃重阳糕饮菊花酒众所周知,重阳节有吃重...

  因村施策、因户施策、甚至因人施策,让贵定县贾戎村村民感受着变化,脱贫上“敢碰硬”底气也越来越足。陈...

  10月26日,中国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中外记者积极采访报道。本报记者史家民...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女士是知名智库席勒研究所的兼创始人。▲黑尔佳策普拉鲁什女士与许多关注中国发展...

  集体投诉:小蓝单车半年卡“被升级”为年卡,无法退押金2017.09.24

  聚投诉直接认定一则投诉无效并扣除投诉人信用分,请看公告2017.09.24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